第二零五章 再撕你一次!(1 / 2)

偏殿中。

大理石铺就的地板光可鉴人,森冷而肃穆,硕大的四爪巨蟒通天柱环绕浴池,雪白的帷幔层层落下,徐徐飘扬。

浴池采用极北苦寒之地万米之下的冰川雪玉,整个雕砌而成,映着一池龙脊山泉水,波光潋滟,仿佛天上瑶池。

盛汐扶着云枭走到池边,龙脊山的温泉水倾入冰川雪玉中,自然就成了冷水,他一向都是洗冷水澡的,今天这么滚烫,正好。

盛汐一扬柳眉,哄道:“你这么烫,洗冷水澡正好,要不要我再加点冰块进去?”

“不要。”他想也不想道。

“……还是要吧!”盛汐瞪了他一眼。

如今是夏天了,浴池四周放了许多玉盆,里面是各种冰雕,用来降暑,她随手打碎一个,捡了冰块,就朝水中丢了许多。

“快脱了衣服去洗呀!”盛汐回头一看,他还直挺挺站着。

杵在那里,跟个冰雕似的干什么?滚烫成这样,扮冰雕还那么像!

“不脱!”某王爷傲然回绝。

但是,嘴上说着不脱,双手却平平举起,一副“快替本王脱裤子来呀”的期待。

盛汐一怔,握着一块冰块,瞧着他仅剩的长裤,因为长袍已经给她撕了,只剩下裤子了。

她美眸一转,问道:“要我帮你脱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要”两个字卡在了喉咙,某王爷重重冷哼一声。

盛汐的小诡计没能成功,心中一叹,一手叉腰,一手抛着冰块,绕着他走了一圈,无奈道:“好吧,既然你喜欢,本姑娘不介意再撕你一次!”

她连潮儿都生了,又不是没见过,且怕什么?